menu
search

學邑工程技術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學聯不動產資訊顧問有限公司 傅學中建築師事務所 學旅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

2018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 - 空屋計畫

#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#空屋再利用#產土神之家#脫皮之家#光之館#夢之家#家的記憶#松代黃金遊戲場#WARP CLOUD

發表日期│ 2018.08.27

人口外移加上高齡化,越後妻有地區廢校與空屋數量增加,尤其越後妻有冬天降下大雪,無人居住使用的房屋,只要缺乏維護就容易被壓壞,拆房子要花錢,但是不處理又會變成廢墟,不只是地方景觀呈現衰敗感,當房子沒人居住時,對村子裡的人來說,就像又失去了一個夥伴,屋子坍塌,也像失去家庭成員般難以接受,空屋如何處理是地方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。

大地藝術祭以活化既有事物,創造新價值出發,透過藝術讓空間再生。官方資料指出,全年間共有25間空屋和10所廢校化身成為美術館、餐廳與住宿設施營運著,接下來就和大家分享幾處越後妻有空屋活化再生的經驗。

 

產土神之家 [十日町北地區]

這是一處1924年興建的茅葺屋頂民宅,2004年中越地震後,房屋傾斜,屋主不得不暫時離家而成了空屋,經過整修,目前以陶瓷器展示加上提供餐點的方式為屋子找回新生命,這裡也是當地居民舉辨茶會、插花會等各種活動的場所。

2004年中越地震後,原本就只有幾戶人家的聚落,就算只是一戶的離開,也可能像骨牌效應一樣,讓鄰里的人數越來越少,所以他們非常希望可以保住這房子。當時,專門修繕古民宅和寺廟的專家一句話「這個房子還能用」,開啟整修計畫,更邀請日本陶藝家加入,讓空間更有趣,加上婦女們代代相傳,烹調出的鄉土料理也相當美味,吸引許多人不遠千里,慕名而至,讓這位居山林深處的老房子生意好的不得了,當地人也因此打起了精神。

一樓餐廳,採用陶製餐具,運用附近田野採集的蔬果,推出三種套餐,主餐為採用信濃川鱒魚的「川」、主餐為肉的「山」、以及蔬食「畑」,另外還有產土神咖哩。二樓主要是陶藝品展示空間,戶外陽台的新木作空間藝術季期間以接待團客為主。

 

脫皮之家 [松代地區]

在著名星峠梯田附近,一間150年歷史的古民宅,在鞍掛純一、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雕刻組以及志工們的刻刀下,成了一件大型作品。走進這屋子立刻感受到一種震撼,因為無論是地板、牆壁、梁柱或天花板,甚至是木屐都經過雕刻。這是耗時兩年半,投注近3000人次,共同打造出的空間,2006年完成後,也成了一處手工打造的住宿空間。家屋因為有旅客的入住,讓生活的氣息能持續下去。

 

光之館 [川西地區]

光之館誕生於2000年,是美國光之藝術家James Turrell的作品,這是一個位在Nakago green park上方,可以入住的民宿,一走進屋子,整個人瞬間受到空間感的滲透,安靜了下來,會開始留意光和影的變化。

解說人員示意我們可以躺在塌塌米上,看著房頂的開關推移相當有趣,藍色的天空有了形狀,也隨著時間和飄過的雲朵有了顏色變化。

除了自然光屋內也有不少人工間接照明,可以變換出紅、黃、紫、藍等顏色,尤其是浴室,據說夜間泡澡時,能有整個人被光包圍,伸手就能觸摸到光的奇妙感受,但這只有入住者才能體驗,我們是在開放一般旅客參觀的時間入內,只能感受到自然光撒下,即便如此還是喜歡這樣的寧靜。

 

夢之家 [松之山地區]

夢之家也是超過百年古宅改成的民宿,是2000年第一屆大地藝術祭時就有的作品。進入夢之家,感受相當奇異。紅、藍、綠、紫每間房間有各自的顏色,是做夢專用的房間,入住者晚上穿上相對應顏色的特製睡袍,躺入有點像棺材的木床內入睡,清晨醒來後,在床邊的夢之書中,寫下夢境的內容。館內,有許多本歷年累積出的夢之書,也摘錄整理成出版品,就像是夢的集體創作。

 

家的記憶 [松之山地區]

除了改成民宿,不少空屋也在藝術家的參與下,變成一件件作品的展示空間,吸引旅客到訪。位在松之山地區的一間古宅,藝術家鹽田千春用大量的絲線,把家屋的各個角落纏繞起來,就像是蜘蛛網封住了回憶。

家屋裡,放置不少當地人們認為不需要,但是也捨不得扔掉的傢俱、和服和書籍等,這些物件凝結了曾經的時間與空間,是什麼樣的故事在屋子裡沉睡著呢?運用想像力,讓記憶解除塵封。

 

松代黃金遊戲場 [松代地區]

古宅內展示作品,不只是靜態的陳列,在松代地區今年有一件新作品,是讓旅客可以進入裡面遊戲互動。這間房子位在松代商店街,從外觀上看起來就是一間非常普通的民居,一走進室內就會感受到一股氣勢,因為藝術家豐福亮讓整個內部變成閃閃發亮的金黃色,擺設各式各樣的遊戲機台與麻將桌等,變成一處豪華遊戲場,而且藝術祭期間,還舉辦遊戲大會、金色戒指和黃金獎章製作等活動。這是一處充滿違和感的非日常體驗空間,進入之後會感覺到了另一個時空。

 

WARP CLOUD [津南地區]

不只是空的民宅需要活化,在越後妻有地區也有不少閒置廠房。過去十日町曾經繁盛的纖維紡織產業是地方驕傲,但現在已經沒落。在舊關芳機織工廠的倉庫內,墨西哥藝術家Damiane Ortega 想要喚起曾經安放縱橫交錯線料的工廠氣息,把線串上白球垂墜整個廠房,像是編織的窗簾,複雜交錯的線條結構有種不真實的飄浮感,好美,可惜的是我依舊無法聽見曾經的紡織聲。

 

昔日沿著信濃川溯源而上尋求安居之地的古人,止步在險峻的山嶺之前,在崩塌坡地開墾出梯田,種植稻作在山林間生活。隨著時間推移,越後妻有地區人口外移加上高齡化逐漸凋零,直到2000年開始舉辦藝術祭,試圖讓人們重新發現這地區的魅力。

旅客們臉上漾著笑容,拿著黃色參觀護照,一站又一站的蒐集作品章,在本子上蓋上十日町的紫色茄子、松之山的綠色小黃瓜、津南的紅色胡蘿蔔、中里的藍色瓜、川西的綠玉米、松代的紅番茄和EVENT的紫米粒,再加上官方旅行路線的鮭魚和羚羊。雖然,夏日舉行的藝術祭,移動間真的有一種好熱好熱的感覺,再加上有時找不到作品,會稍稍迷個路,但過程中心情還是很愉快。

延伸閱讀

see more